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到底有多“定向”

  普研社

  汇聚百万普惠金融探路者

  关注

  央妈新年第一件事,就是给普惠金融定向降准了,算是给今年放松流动性一个明确的暗示,市场依然没有激起多大浪花。

  在去杠杆的背景下,贰零壹玖年的第一天已经开始严格落实反洗钱的政策,市场将重新回到良币驱逐劣币的环境,在这之前,没什么钱可赚,更没什么钱能用来融资。

  股市在贰零壹玖呢?能回光返照一会吗?半年内不太可能。只要企业赚不到钱,同时“僵尸企业”又不退市的话,股市还是个大雷区,散民此时入市定是得当做“公益”了。

  壹捌年的中美贸易战,让我们国人深切的认识到掌握科技的重要性,所以今年的头号任务必然是推动实业、制造业的升级发展。只要企业家们做到了,科创板定是明日之星。

  但是,看回现实,高科技这档事,需要时间,没那么容易。

  总而言之,我们需要理解,新形势下的“独立自主”的新含义。

  野村首席日本利率策略师松泽那加(Naka Matsuzawa)在他对贰零壹玖年的宏观投资策略报告中写道:“全球经济已走向经济衰退的不可逆转的道路。不过,我们预计经济不会突然陷入衰退,而是在贰零壹玖年上半年出现放缓迹象后,在贰零壹玖年下半年至贰零贰零年上半年暂时复苏。我们认为实体经济将从贰零贰零年下半年进入衰退,并预期金融市场将在贰零贰零年上半年的经济衰退中陆续反映。直接原因可能是信贷市场(包括美国企业债市场)大幅下跌导致的全球信贷紧缩情形。”

  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布了几张图来回顾贰零壹捌的经济态势,经历了贰零壹柒年的高速增长后,全球经济的增速开始下滑,制造业和贸易增速放缓。

  日本专家松泽在报告中指出叁个可能触发经济问题的因素,分别是美国贸易政策再次转向鹰派,同时全面推行弱势美元政策;油价进一步下跌导致美国能源公司破产数量增加;以及阻止半导体周期上升的需求测冲击。

  我们来看看经济周期下全球主要股指涨跌幅:

  贰零壹捌年,全球的局势相对动荡,各国经贸摩擦不断、欧美经济走弱、比特币泡沫破灭、股市下跌...

  全球都在洗牌,我们应该如何应对?央妈这次定向降准可能只是前戏。

  央妈是这么说的:自贰零壹玖年起,将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小型和微型企业贷款考核标准由“单户授信小于伍零零万元”,调整为“单户授信小于壹零零零万元”。这有利于扩大普惠金融定向降准优惠政策的覆盖面,引导金融机构更好地满足小微企业的贷款需求,使更多的小微企业受益。

  根据此前央行规定,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分两档:

  第一档是上年普惠金融领域的贷款增量占全部新增人民币贷款比例达到壹.伍%,或上年末普惠金融领域的贷款余额占全部人民币贷款余额比例达到壹.伍%;

  第二档是上年普惠金融领域的贷款增量占全部新增人民币贷款比例达到壹零%,或上年末普惠金融领域的贷款余额占全部人民币贷款余额比例达到壹零%。

  符合第一档的金融机构,其存款准备金率在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基准档基础上下调零.伍 个百分点;符合第二档的金融机构,其存款准备金率在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基准档基础上下调壹.伍 个百分点。

  一些分析师认为央行在春节前夕会再实施一轮降准,主要有两方面因素支撑:一是春节前资金缺口大,需要释放更多流动性进行对冲;二是经济疲软,需要流动性保持合理充裕“托底”。

  所谓“定向”这个说法,更像是一种宣传手段。

  其实在“定向降准”这个词之前国家执行了好几年的差别化存款准备金率,比如“中国农业银行改革试点县级三农金融事业部执行差别化存款准备金率政策”和“县域法人金融机构新增存款一定比例用于当地贷款考核政策和农村信用社改革试点专项票据兑付后续监测考核政策激励约束措施”这俩政策(没错名字就是这么长这么拽),实际上今年两次调整部分金融机构准备金率也是同样的道理,由于几乎都要求考核达标才可以降,更像是对金融机构以前服务“三农”和小微企业所做出的贡献予以奖励。因为中小微企业和涉农贷款普遍占用的资金多,存贷比高,而且这部分贷款风险相对也比较高。单以两次降准涉及到的金融机构看,基本都是县域法人,银行间市场跟同业业务都不是很发达,五个货币政策工具里面,正逆回购影响不到,再贷款再贴现工具总量是有限的,汇率(利率)是死的,常备借贷便利是主动型工具,要扩大资金面就只能准备金了。

  但是准备金工具从来都没有定向支持某一领域的功能。准备金注重的是对金融机构资金面的整体或大部分进行调整,属于大规模杀伤性的,一是调整范围不可能太细,如果回到了以前严格监管的环境,寻租活动就厉害了,二是准备金调整没有有规律的期限限制,金融机构不可能制定出有针对性的资金使用的管理办法,三是金融机构是有自主经营权的,而且大环境是向着尊重自主经营发展的,限制投向这种事很难监管,而要求金融机构具体支持某一行业这一般是地方政府才会去做的,改变投向结构这种事对基层人行是百害无一利的,基本没什么动力,事实上如果规定可以由人行分支机构管理投向的话,一定是要根据地方经济特点调整的,那么地方政府就一定会施加压力,最终还是回到计划经济的道路,因为有“政绩”这个东西在。况且,准备金计算是以一般性存款为分母的,释放的资金没有专户管理的说法,是放在金融机构的经营“资金池”里的,区分不出那些资金是降准得来的,哪些是原来就有的,就无从管起了。所以,日常工作里面,我们是监测资金投向,但不会也没办法主动管理金融机构贷款投向的,当然,有些地方政府会出台对某个行业成立诸多扶持基金,贴息贷款这类的政策,金融机构也会被要求加强投放的,但是政府经常也是朝令夕改。。。

  真正能定向的其实是再贷款再贴现工具,放出去的资金都严格规定了期限、投向、单户贷款规模,而且还要定期不定期检查,专款专用。。。但总规模受到严格控制。。。

  准备金调整是对整体资金面进行调控,比流动性的范畴要大,流动性不足可以利用同业业务,常备借贷便利这类,中短期内都可以保持流动性,但是整体可贷资金总是受存贷比限制的。以农信社为例,今年降准都没有他们的份,原因就是他们本来执行的就是壹肆%的准备金率,有壹壹%的资金都是无法通过放贷获利的,大量放省联社吃利息、投资,流动性压根就不紧,但存款不增长的话,在存贷比限制下,贷款总规模就在那里了,再怎么降准都没用。这个时候就只有再贷款再贴现了,通过这个途径放出的贷款不计入存贷比,而且是单独发给一家法人的,这才叫“定向”。

  因此,与其整天关注所谓“定向降准”,还不如多关注其他的政策,准备金调整已经是金融体制不完善的国家才会频繁使用的货币政策工具了,迟早要退出历史。

  Leemimibaobao

  投稿与商务合作:microbank@壹贰陆.com

  据说不只普惠金融圈

  玖玖%有逼格的人都加入了

  ↓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